秦喵_

瞎几把写

脸上mmp 心里mmp

性奋!

LIN:

年上

阅读顺序 左→右


我喜欢你时的内心活动23 【关宏峰X刘音】

关宏宇也太可爱了吧!

半江瑟瑟:

别催车啦,到时候就会有的~


温馨的日常也很好嘛~


允许我也大笑几声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23

为了查清让周巡头疼的“面具案”,老关和小周还特意去了一趟医院,赵志刚极不配合,还扬言再不破案就如何如何,小周气得想上去用巴掌招呼他。赵志刚对那晚没什么印象,就是一个黑影,给他后脑勺一记重击,接着是一顿打,大概只有一个人。

他们还在病房里碰见赵志刚的律师,一米七五左右,西装革履,像个海归人士,看上去三十多岁,还伸出手想和老关握手,但老关没接这茬。

小周咬着笔,“关老师,这律师也不像好人,我头一次希望案子别破!”

关宏峰却觉得律师眼熟,上了车才想起在哪儿见过。刘音家那排相框,七八个同学合影里就有他。他刚才介绍自己叫陆唯。

小周开车,问关宏峰现在去哪儿,老关说派出所,再了解了解情况吧。

老关却握着手机在百度里搜索陆唯这两个字。

小周眼尖,一下车就看见派出所外面的刘音。

“关老师,好像是刘音姐。”

关宏峰一看,还真是,便走过去,刘音见到老关有些吃惊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老关说:“来查个案子。”

一旁的小周和刘音招了下手。

“姐夫!”一个穿黑白体恤牛仔裤的短发姑娘冲过来,扯着他的胳膊,终于盼到救星似的,“你就我传说中的新姐夫吧?”

老关注意到她有一双和姐姐一样的大眼睛,老关也注意到她的用词是新姐夫。

老关略尴尬地对她笑笑。

刘音踩着高跟鞋杀过来,拽着素素便走,“赶紧和我回家,别在这儿丢人。”

“我不走,回家了准没好事,再说了,今天好不容易见到姐夫,他不得请我吃个饭吗?”

刘音瞪着她:“行,你在这儿呆着吧!我走!”

“姐,姐姐,别走啊!”素素急了,便去追姐姐。

小周见状告诉关老师她先进去了解情况。

老关点点头。

“怎么了?”老关走过去问。

“今天早上你刚走,派出所就给我打电话,问我认不认识刘素素,刘素素在酒吧和人打架,一个打五个,酒吧都快给砸了,老板没办法才报的警。”刘音说。

素素躲在老关身后,这会儿探出小脑袋,补了一句,“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打架?他们调戏小姑娘!没给他打坏就不错了。”

刘音气得抬手打她,要不是老关拦着,她真下得了手。

老关问:“怎么不和我说?把我当外人?”

她:“不是,我是太生气了,两个多月没个人影,一出事了才知道找我。她要是知道你是警察,更无法无天了,有后台了,以后再进哪个局子,准和人家提你的名字,我太了解她了,人前戏精!”

素素冲她扮个鬼脸。

她又仰脸问老关:“你们都住一起了?”

老关觉得童言无忌,问得这么直白,他只能回以一笑。

素素笑笑:“老姐,你放心,我一定会告诉爸妈让他们二老高兴一下!”

“你还有脸提爸妈?赶紧和我回家。”

素素躲在老关身后,小声嘟囔:“我饿了。”

老关回头看她一眼,这姑娘正低头摆弄着手指,一脸不情愿。老关又看看刘音,刘音背对着他们,他便商量道,“刘音,先去吃饭吧!”

惹事生非的素素让老关想起弟弟宏宇,见刘音同意去吃饭,素素兴奋地跑过去,拉着姐姐的胳膊,哄她,有说有笑。可一到饭店,她们又因为点菜的事吵起来,刘音怪她点的太多。素素便说,你是不是心疼姐夫花钱?刘音瞪着她不说话。老关打圆场说,没事,吃不了可以打包。刘音扭头看他一眼,“你就惯着她吧!”最后又聊到“失联”这件事上,素素说她的手机丢了,一直没钱买,所以就失联咯。刘音说,没钱你还去逛酒吧?素素摊手,朋友请客。刘音说,朋友请客?那你打架的时候怎么不见朋友呢?就你一个人进派出所了。素素笑笑说,我让他们呆着不动的,他们又不会功夫。刘音鄙夷,你倒是够仗义!素素说,姐姐你别生气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刘音轻哼一声,明天去学校补考,每次你们老师给我打电话我都觉得丢人!


 


“知道了,老姐!”素素拖着长音说,又问老关她姐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唠叨。老关看她一眼,说,“你姐是太在乎你了,怕你受伤害。”素素突然说,“比我妈还唠叨,赶上半个妈了。”


菜上来了,老关第一个给素素夹菜,夹了一块排骨,老关温厚地对她笑笑,样子特别可亲,恐怕他对弟弟都没这样笑过。


“姐夫,你知道吗?我爸我妈就是这种状态,一个管我,一个宠我,每次我妈打我,我爸都偷偷给我塞钱让我买棉花糖吃。”


“父母的爱其实是一样的,只是表现方式不同。”老关说着,又给素素盛了一碗汤。


“月底和我回家看爸妈,说好了啊。”刘音口气严肃。


 


“知道了。”


 


见老关给素素夹菜,素素美得没边,刘音便咳了一声,俩人便同时夹起排骨要往她碗里送,刘音盯了素素一嘴,她撅下嘴,缩回手。老关把排骨放到刘音碗里,刘音对她眯眼睛笑笑,老关便也笑笑。老关和素素对视一眼,素素低着头差点笑出声。


 


“我姐心眼可小了,特爱生气,姐夫,难为你了。”


 


老关看看刘音,“你姐,挺好的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,姐夫。”


 


“刘素素,你以后没钱花了,别来找我,我心眼小,爱记仇。”


 


老关又给刘音加块排骨,“吃饭吧!”他说,她却扭身道,“气饱了。”


 


素素管刘音借手机,要给朋友报个平安,刘音不借,她便向老关借,老关好说话,手机都掏出来了,刘音却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丢给素素。素素笑着跑到一旁打电话,刘音对老关抱怨:“交了一群狐朋狗友,你可真得帮我管管!”素素打完电话回来后,不吃饭,坐在椅子上举着刘音手机翻看,她边看边笑,“你俩还去坐旋转木马了?姐,你没转晕啊?你说你玩就玩呗,还折腾我姐夫,真是没人性。”老关一时语塞,素素的话不是没有道理,跳楼机确是很没人性,现在想来还挺心惊。“你还吃不吃,不吃赶紧回家!”刘音要夺手机,素素笑道,“周巡谁啊?还给你点赞,手挺快。”老关和刘音对看一眼,刘音站起来,越过餐桌夺下手机,她看了一眼,气得浑身发抖,举起筷子就要打人,素素抱着头,直叫,“姐夫救我!——”刘音气得手机摔桌子上,抱着胳膊,“不吃了!”


 


办公室里的周巡坐在转椅里快要笑抽了,一个劲儿地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,就在他打算留言“号被盗了”之时,发现刘音秒删照片,幸亏他留了一手,保存了照片,这可是老关的黑料,要第一时间和关宏宇分享。关宏宇正在家哄娃,打开照片一看,他乐了,给周巡飞快发过去无数个赞,周巡回他依旧是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。小关和媳妇儿分享,亚楠看了一眼居然没看出笑点,“什么啊?”关宏宇便把照片放大又放大,穿着粉色衬衫的关宏峰坐在跳楼机的安全椅上,放大后虽然画质不算好,但他脸上不安无措的表情却一览无遗。亚楠问:“关队给你发的?”关宏宇说,“不是,周巡。”亚楠听后,鄙夷地看着他以及微信那端的周巡。


 


小关发给胖子让他赶紧做成表情包,隔了一会儿,胖子结巴地问,“是加‘累觉不爱’呢,还是‘笑不出来’,还有‘笑容渐渐消失’?”


关宏宇说,“三个都做!”


 


老关刚把局面稳定下来,姐妹俩不再吵嘴,只听裤兜里的手机连着震动三声,他缓缓掏出手机,默默点开看了一眼,又若无其事地默默放回裤兜。


 


刘音问他怎么了?


 


他说没事。


 


老关心里想的是,关宏宇快四十的人了,怎么还像个小男孩似的给他添堵呢?



我喜欢你时的内心活动20 【关宏峰X刘音】

为了安全措施而刹车.这很关宏峰.

半江瑟瑟:

求不吞我文。。。


已经尽力了,希望你们喜欢。。。


我是比较喜欢含蓄美的,简单粗暴觉得不太适合这俩人一开始的感觉。。。。。其实我也能写简单粗暴的,只是写完了,自己都辣眼睛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晚安。。。。。。






20

    刘音开始解他那件粉色衬衫的纽扣,一颗一颗。老关在她背后摸了一圈,没找到拉链。他不语,微蹙眉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:“没有拉链。”

    听罢,她便笑,撩起裙子,套头的,你得从下而上。

    老关说,等等。

    他开始把衬衫纽扣重新扣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瞥她一眼,把最后一颗纽扣好。

    “我去买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扯住他,怎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停住?

   “没事,我安全期。”

    “上个月几号?”

   “什么?这个月初刚走。”

    他不听她解释,起身出去,刘音望着昏暗的天花板,突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关去了楼下常去的那家小超市,他买了一盒杜蕾斯,37块。老板娘认得他,常客,是个警察。老板热情地对他笑笑,小关今天有些不对头,嘴唇那么红,又是第一次买这种东西,不由得多看他一眼。老关拿了东西塞兜里匆匆离开,家里静悄悄的,他再往床上一看,刘音换了一件他的男款长袖白衬衫,露出两条修长的腿,她闭眼躺着,手放在脸侧。老关看了她一会儿,他解开第一颗纽,又觉得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,便坐在床边,背对着她。大概过了十分钟,就在老关也准备躺下睡的时候,刘音突然从后面勾住他的脖子,“是不是吓坏了?”


老关静静看她一眼,宽容地笑笑:“你困了?”


她歪着头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,笑着说:“怎么会?我骗你的!”


“哟!”刘音捏着他的下巴,惊呼道,“你就这么出去的?”


老关点点头。


刘音伸出食指放在他的嘴唇上轻擦,她的注意力全在他嘴唇的口红上,竟没有注意到他正温柔地望着她。


她擦着擦着突然不动了,老关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,老关仍那望着她。刘音斜身滑进他怀里,干脆骑跨在他腿上,她开始解他衬衫上的纽扣,一颗一颗。男式衬衫比她的超短裙还短,领口半开,他想伸出手去触碰颈部下的那片锁骨。他身体后倾,两手撑着床。刘音拎起他的粉色衬衫,丢在地板上。老关比看上去的要瘦一点,她不是第一次见他裸着上身,他身材不算好,腹肌等于零,胸肌勉勉强强,倒是胳膊上的肉,在用力的时候会崩得很紧,摸上去硬邦邦的。她开始解自己衬衫上的纽扣,每颗每下都别有意味。老关仍那样后倾身体,不说话,望着她。刘音解到最后一颗的时候,衬衫像片羽毛似的剥落。她大概没预料到今天会发生这些,没穿黑色蕾丝,是一套粉色卡通。她注意到老关的眼睛由上自下,在粉色的hello kitty女士内衣上停留了一会儿,他大概是在品评。刘音觉察到他的某位朋友已经等不及了,非要探出头看看她。她一惊,人笑着仰过去,老关伸出胳膊抱住她。一切就这样开始了。


 


老关的技术比她想象中要好,原来他什么都懂,每一步,该做什么。他不是做足功课,他是理论基础好。唯一的不足是,老关体力略有不支,一身汗。老关不是第一次见女人的身体,他轻抚那片锁骨,女人的身体精细、温暖又柔软。老关也不神人,他也会寂寞,也会撑不住,也会在她胸前那片柔软寻找片刻安宁,也会用指尖勾勒出她躯体的美妙曲线,她在他掌心下扭曲、舒展、盛放,开成一朵饱满妖娆的花。


 


结束后,老关仰面躺着,原来感觉那么好,脑中又浮现出自己漂浮在海水上的画面。他想就这样躺着,让那感觉一直别散去。刘音穿着白衬衫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,趟进他臂弯,她的身体有一点凉,她搂着他,不说话,老关也不说话。


 


过了很久,刘音突然说,“老关,我怎么,没有那种感觉呢?”


他挑眉看她一眼,刘音笑道,“我不是说你不行。”


老关便又转过脸:“高潮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你以前和别人也这样吗?”老关问。


一听他这样问,刘音有点气恼,“你什么意思啊!”


她转过身背对着他,假装赌气。


他看她一眼,“生气啦?生气的人不该是我吗?”


刘音扭脸看他一眼,又重回他的怀抱,“你生气吗?”


“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


“真话。”


“不生气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老干部要给她科普一下女性高潮,被她捂脸拒绝了,但很快又被好奇心打败了。


“还是讲讲吧!”她捂着脸,从指缝里看他一眼,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别告诉我是书上看的,我才不信,你是不是已经实战过好多次了?”


老关为难地看着她,像是在说: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。


见他受窘,她便推推他,“讲吧讲吧!不逗你了!”


老关讲完后,刘音小声在他耳边说,“哪天试试呗!”


老关古怪地看她一眼,谁能想到这是白天非嚷着要做旋转木马的“少女”?


但他都依她,你要星星要月亮,我也给你。


 


老关有点失眠,身旁的刘音倒是睡意十足。但有个人住进心里,从今往后,他该不惧黑暗吧!


 


隔天早上是周日,老关的手机早早就响了,刘音安静得的像小猫依在他身旁。打电话的人是周巡,还说在他家楼下,有新案子,非常复杂的新案子。


关宏峰看上去有点狼狈,拾掇好一切准备出门,刘音却叫住他,她跑进客厅,拿出两个创可贴贴在他的后颈部,贴之前,老关侧身看一眼,那是个吻痕,刘音尴尬地笑笑,那是她的杰作,不知周巡看见创可贴会不会习惯性嘴欠?



有多爱你.大概是以逝水流年仰望你,却难守朝夕.大概是以血肉挣扎成全你,但只字不提.

【祁高】吵架

【一辆破车】
可以说是非常ooc了

第一次写祁高
个人认为是很甜的,甜到ooc

如果人设崩了...那就崩了吧

https://shimo.im/wMbEzDMDE2MRZYHf

手机党链接见评论.

【小段子】高祁看lof

【一个特别烂的老梗安在高祁上吃一发】

啪——!

高育良摘掉眼镜愤愤地拍在桌子上,站起来来回走动着,一边走一边指着还被祁同伟拿着的手机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!文才都是不错的,就是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!真...真是有辱斯文!”

“老师....”祁同伟偷偷瞥了眼还在愤慨地念叨着什么的老师,换了个姿势掩饰自己略有变化的某个部位“我觉得这篇祁高写得还挺好看的...你看他说你...”

“你给我闭嘴.”高育良和祁同伟一样,脑子里已经勾勒出了那文章高潮处自己不堪的样子.

祁同伟觑着老师,自二人在一起,他从来没有做过主动那一方,并非他未曾想过,只是在老师面前总有些没底气.如今这网上不知谁写的文章倒给他了些期待.

看着自家小狼狗坐在那里眯着眼,快要高兴得摇起尾巴了,高育良知道他恐怕被这些小文章撩起了些歪心思.

祁同伟正想得高兴,手机突然被人夺了去.
“老...老师?”一抬眼,高育良的脸近在咫尺,带着烟草味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.感情上的事,祁同伟主动得多,高育良很少这样亲近他.高育良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,祁同伟脸上一红,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抖着.
“同伟...”
“欸...”
“想什么呢?”
“没什么.”
“最好没什么.”
高育良低沉而好听的声音轻轻在祁同伟耳边呢喃,他不自觉有些身子发软,但仍嘟囔着说:“人家写得挺好的,老师我觉得您也可以试试..”

还没完了?高育良直起身,微笑地盯着祁同伟:“好啊.”

祁同伟生怕没听清一样,瞪着大眼睛看着高育良:“您...您说什么?”
“我说好啊.今晚你在上面.”

是夜,祁小狼狗迫不及待地冲洗干净,上床前趁着老师不注意还做了几个俯卧撑.

...

“啊....嗯...老师....您说话不算数...”
“我说了,你在上面.”
“啊,别...别顶.....啊....太深了...”
“那你自己快一点!”
“唔...我腰疼.....”

...

第二天早上,祁同伟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因为腰痛无法起身.
“嗯.我觉得今晚你还可以在上面.”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的高育良起床做了饭,回来坐在床边看着祁同伟说道.
“老师...我错了...”

【这是一篇高祁车】

一直以来,阿祁在感情上都很少被温柔以待.
单纯想开一篇不虐阿祁的车.

私设如山,ooc也值了.

高育良,多想听你像叫侯亮平一样叫祁同伟一声“臭小子”啊.

https://shimo.im/Ns8875eVXmMo1SJe(戳评论)

天天深夜开车,身体都不太好了.

【点烟】
高育良从教时就爱抽烟.上课前,下课后,总要抽上一根.祁同伟在时,点烟这事总是他干的.

后来他们从政,点烟在两人这儿也就成了习惯.旁人常还打趣道,高书记这烟还没拿出来,祁厅长的打火机已经到了.只道他们师生情深.
高育良却不大喜欢祁同伟抽烟,祁同伟知道了也就不在他面前拿烟抽.

记不清后来是因为什么逐渐疏离.点烟的动作,少了亲昵,多了恭敬.
听闻祁同伟自杀的那个夜.高育良呆坐了好久.
摸出一根烟,叼着.
摆弄了许久打火机,默默地点燃,又把打火机郑重地放下.
烟灰忘了弹,燃尽的灰白挟着黑暗中唯一的光亮脆弱得不堪一击.
他喜欢他点烟时靠近他的温度.
他不喜欢他抽烟时机关算尽的样子.

黑暗中烟雾袅袅,隐约又见昔日少年.
可最后一口烟没吐尽,他就剧烈地咳了起来.
敲了敲有些沉闷的胸口.是该戒烟了.